主页 > 教育新闻 >

泰阳证券易主 鸿仪系与深圳四方恩怨一朝了断

发布日期:2022-01-13 09:12   来源:未知   阅读:

  打开“太阳每天升起,资本与日俱增”的泰阳证券网站首页,迎面跳出一只金毛红眼的狮子,它憨态可掬地宣布着“泰阳证券,喜事连连”。

  仿佛正在发生的一场易主风波与之无关:入主泰阳仅一年多的鸿仪系,随着其危机的暴露,掌门人鄢彩宏在内的鸿仪系全班人马被迫退出泰阳证券董事会。

  11月上旬,泰阳证券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原来的董事会班底进行了大换血,以鄢彩宏为代表的3名来自鸿仪系方面的董事(杨书泉、张慧)全部退出,整个董事会班底9名董事中除了3名独立董事外,其他6名非独立董事中更换了5位董事,鄢的董事长之位由托管正虹科技股权的深圳四方控股有限公司陈杰接任,此外,亚华种业和现代投资各派两名新董事当选。

  来自深圳四方的陈杰毕业于中山大学管理学院,曾经担任上市公司公用科技的董事长和中山公用集团总经理职务,期间也作为二股东代表担任广发证券的董事。有关媒体的调查显示,陈杰离开中山公用后不久出任深圳市和君创业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陈杰与正虹科技的关系也非同一般,和君创业在去年8月18日受让正虹科技两次增资、出资总额达5830万元的湖南省连续经营十年的惟一一家老牌期货经纪公司——湘正期货,正虹科技对于深圳和君的背景只字未披露,市场一度误以为此和君乃与大鹏证券一起举牌天歌科技的上海和君咨询;而此前的1月15日,正虹科技以每股1元的价格将持有的泰阳证券2.3亿股全部转让给深圳四方控股,两个月后,尽管未获批,正虹科技就将此股权托管给四方。

  按照湖南方面的说法,深圳四方一直是鸿仪系进入泰阳证券的强大竞争者,但在湖南地方政府的支持下,鄢彩宏强势入主泰阳证券,并成功将内部抵制势力清洗出局。但深圳四方方面一直未放弃争夺泰阳话事权的机会。

  鄢彩宏现身泰阳证券时,公开的说法是从亚华种业手中受让股权。公开资料显示,鸿仪系仅嘉瑞新材持有泰阳证券9000万股股权(7.47%),除了政府的支持,表面上不占据大股东地位的鸿仪系掌控泰阳证券是代持股19.42%的亚华种业行使。实际上,亚华种业与鸿仪系关系暧昧,尽管鸿仪系在公开场合只承认掌控国光瓷业、嘉瑞新材、张家界,参股ST酒鬼,但实际上,鸿仪通过关联公司深圳市舟仁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和怀化元亨发展有限共持有亚华种业22.94%股份,与第一大股东湖南省农业集团的25.35%基本旗鼓相当。

  进入泰阳证券对鸿仪系而言意味着“金融资本与产业资本并举”的格局进入实施阶段,鸿仪系此时拥有两家证券公司股权,控制泰阳、大有两家期货公司,同时鸿仪与深圳中科智担保签下了8000万参股协议,鸿仪系搭建起庞大的产业与金融阵营。鄢彩宏本人相当看重泰阳证券,一改低调做派,从幕后走到台前,进入泰阳证券出任董事长,同时还将国光瓷业所持湘财证券5.988%的股权出让2.63%给山西和信电力。

  鄢彩宏还是很想在泰阳证券有所作为,无奈其资金链危机,而湖南高院原院长吴振汉落马,包括鄢彩宏、侯军、张晓游、于立群等鸿仪系高层配合调查又加剧危机。

  实际上,湖南有关知情人士透露,鸿仪系这次是被包括政府在内的多方面的联合力量“请退”出董事会。

  此前的11月8日,湖南成立了“防范和处置鸿仪系控制在湘证券类企业风险领导小组”,由一名副省长担任组长,湖南金融证券办主任谢光球担任副组长。

  鸿仪系旗下控制的近20家企业与上市公司之间通过关联担保、占用上市公司资金以及交叉担保等方式,涉及银行资金逼近30亿,鸿仪系曾有一位高层对外透露其来自银行方面的资金为25亿。按照目前鸿仪系旗下控制上市公司的公开披露的信息,包括四大行在内的十几家大中小股份制商业银行以及湖南一些地方城市商业银行均对鸿仪系有贷款,涉及到上海、广州、深圳等城市的主要金融机构,而湖南长沙、株州、岳阳、常德等城市的一些金融机构更是为鸿仪系提供了大量的银行贷款。同时,以鸿仪系为中心的纷繁复杂的湖南上市公司担保圈,洞庭水殖、金健米业、亚华种业、湖南海利、金果实业、岳阳恒立、ST酒鬼、隆平高科等众多公司牵涉其中。

  而危机漩涡中心的嘉瑞新材违规担保外高达10.2亿,涉诉金额已经攀升到40390万元,账外贷款26080万元,每股巨亏1.56元,鸿仪系所有的上市公司股权均被司法冻结、大部分资产被银行查封。后来上门讨债的银行几乎连可以查封、冻结的资产都没有了。

  湖南一位金融界人士指出,就像德隆倒下将带来系列金融风险一样,如果鸿仪系倒下了,带来的是一堆不良资产与坏账损失,被担保圈牵涉进去的上市公司也将因为连带担保责任而大伤筋骨,进而拖累二级市场投资者,而湖南有相当企业已经因为恒信证券的资金黑洞问题而焦头烂额。

  为防范和控制鸿仪系给湖南上市公司造成的风险,11月8日,由湖南省金融证券办官员牵头成立了领导小组。记者拨通副组长谢光球的手机,谢称要等适合披露的时候再说。而湖南有关知情人士透露,领导小组的主要目的有三:协调处理鸿仪系面临的银行追债危机。目前领导小组正在协调银行“不要把鸿仪系一下子逼死了”;摸清和掌握鸿仪系的真实家底。三是积极消除和化解不良影响,将未受鸿仪资金链危机影响的证券类企业隔离出来。湖南有关人士证实,泰阳证券高层更换导致鸿仪系出局,既有其他股东共同推动,也离不开领导小组的幕后推动。

  记者得知,目前,被有关部门请去配合调查的鄢彩宏等人均获释出来“主持工作”,鄢彩宏被监视居住,“鸿仪系牵涉几十亿的银行资金,没有他出来难以摸清资金去向”,知情人士对记者称。记者亦从鸿仪系内部得到证实,鄢确实已经“回来了”。

  从目前公开的资料来看,泰阳证券与鸿仪系之间在资金上还是“很干净”,除了嘉瑞新材11月30日发布的关联方资金占用的补充公告中与泰阳之间有一笔数额为500万的其他应付款外(疑为委托理财),未发现其他款项往来状况与占用状况。

  此前坊间一度有怀疑认为相当看重泰阳证券资金运作平台的鄢彩宏可能在泰阳上面资金动作较大。

  “资金上鄢彩宏在泰阳什么都没有做,不是他不做,而是来不及做”,一位湖南的证券界人士称,事实上,鄢彩宏自去年5月份现身进入泰阳,直到去年11月份才将以原总经理刘郎为首的内部抵制势力清洗出局,初步掌控了泰阳证券,但其证券公司高管任职资格却一直迟迟未获批。

  在嘉瑞新材受让泰阳证券股权时,根据天职孜信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于2003年3月11日出具的审计报告,泰阳证券2002年总资产为592435.77万元,利润总额为261.15万元,净利润221.98万元。而泰阳今年上半年未经审计的报告显示实现利润5035万元,这在目前被认为是相当不错的业绩。年初泰阳还从华夏手中一口气买下昆明、贵阳、南昌、保定等地四家营业部,经过一段时间过渡以后目前成功接管。泰阳证券办公室有关人士透露,泰阳今年各项业务稳步迈进,经纪业务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6%以上,连续四个月来其市场份额攀升创出新高;在包括一些大券商投行业务都颗粒无收的情况下,泰阳担任宁波热电主承销商。

  由原来湖南证券增资扩股而来的泰阳证券在一系列事端后似乎正逐步走向规范与发展,在经历湘财总部外迁上海、恒信证券被托管后,湖南政府方面特别重视泰阳的发展。截至9月30日的最新股东资料显示,泰阳证券曾经重仓持有的思达高科(资讯行情论坛)、天通股份(资讯行情论坛)、亚宝药业(资讯行情论坛)、一汽四环(资讯行情论坛)、宁波热电、金果实业中,除一汽四环外,均进行了减持与抛售,在宁波热电、思达高科、亚宝药业大股东行列中已经看不见泰阳的身影,泰阳此番套现资金近2亿。市场人士分析称,泰阳此番出货除思达高科有利润外,其他股票基本上应属于亏损出局。但泰阳方面不愿透露具体出货原因。

  而刚经历高层大换血的泰阳此番也似乎处于敏感的风口浪尖上,12月2日记者多次拨打泰阳新闻发言人雍灏的手机与办公电话,同时发出短信,但电话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状态。此前,雍曾向有关媒体证实其高层有变动。

  来自湖南的消息证实,此番泰阳高层大变动,鸿仪系全部出局,除了政府的保护因素外,更多也是资本话事的因素在起作用。由于鸿仪系手中所持股权,包括关联方舟仁创投所持有的亚华种业股权均处于司法冻结状态,“其很快也会失去对泰阳的管理能力”。

  新进入的高管任职资格还需等待审批,而泰阳的股权结构以及格局依然面临着变数。截至发稿前,记者得到湖南方面最新消息,来自深圳四方的陈杰不日将高调直面公众。(本报记者蓝姝广州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