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法律在线 >

财华洞察2021年全球IPO盘点:不畏浮云遮望眼期待未来“新风景”

发布日期:2022-01-04 16:25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标题:财华洞察2021年全球IPO盘点:不畏浮云遮望眼,期待未来“新风景”!

  港股解码,香港财华社原创王牌专栏,金融名家齐聚。看完记得订阅、评论、点赞哦。

  华尔街著名的财经作者约翰·布鲁克斯(John Brooks)曾经说过:“新股热通常意味着一场高风险的暴涨接近尾声。”

  美股牛市贯穿了2021年一整年,与三大指数同创新高的是华尔街前所未见的IPO活动。

  Wind的数据显示,2021年(截至2021年12月28日,下同)纽交所和纳斯达克的IPO家数分别达到477家和1,239家,融资规模分别为1103.79亿美元和1799.6亿美元。

  见下图,2020年和2021年两年,美股的IPO活动比往年大幅增加,远超A股和港股市场,主要得益于欧美大放水的推动作用。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美股规模空前的IPO活动中,先上市募资再找并购机会的空白支票公司(SPAC)占了近一半,意味着有逾万亿人民币资金是在物色机会,尚未直接流向有资金需求的上市公司——这些等待中的资金一般会用于投资流动性高的短期投资资产,例如美国国库券等,可见水分有多高。

  如果扣除SPAC类型的上市,美股IPO筹资规模或为1287.6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8203亿元,见下表。

  从美股市场的行业分类来看(根据Wind的数据),金融业的IPO最多,融资规模达到1550.59亿美元,其次是信息技术和医疗保健,分别为804.9亿美元和571.73亿美元。不过,笔者从Wind的数据中发现,归属于金融业的IPO中,大部分为SPAC项目。

  就上市公司而言,募资规模最大的要数贝佐斯挑战马斯克电动车市值霸主地位而投的电动车公司,(详见《财华聚焦前“车”之鉴为Rivian赢得千亿市值,特斯拉的对手来了?》,筹资规模达119.34亿美元,这也是今年以来全球首发融资规模最大的IPO。

  其次为韩国最大的电商平台Coupang(CPNG.US)和中概股滴滴出行(DIDI.US),首发融资规模分别为45.5亿美元和44.35亿美元。第四是腾讯(投资的东南亚电商平台Sea(SE.US),融资规模为35亿美元。

  多项上市改革令A股的新股市场迸发活力。Wind的数据显示,A股市场的首发募资规模达5401亿元人民币,较2020年增长12.38%,是疫情前2019年全年的2.13倍。

  其中今年A股首发募资规模最大的要数即将在上交所上市的中国移动(600941.SH, 00941.HK),募资规模达560亿元人民币,同时也是遭弃购金额最高的IPO,弃购金额高达7.56亿元人民币。

  首发募资规模排名第二的是八月下旬上市、同样出现弃购的中国电信(601728.SH,00728.HK),目前已破发。

  注册制的完善、北交所的成立,促进了国内资本市场的发展,进一步优化了中小企业、科创企业的融资渠道。

  随着上市制度的完善,A股新股上市首日必涨的惯例被打破。笔者留意到,今年除北交所之外的479家新上市公司中,上市首日破发的有14家;而截至12月28日收市已经破发的有47家。也就是说,今年每十家上市公司就有一家破发。

  这其实是一件好事:反映A股新股市场更趋市场化,市场对于估值偏高的新股开始说不。

  不考虑北交所上市公司,首日跌幅最大的五家公司分别为成大生物(688739.SH)、迪哲医药-U(688192.SH)、争光股份(301092.SZ)、华兰股份(301093.SZ)和可孚医疗(301087.SZ),跌幅均在10%以上,医疗制药占了大部分。

  这或与今年医疗保健、制药行业首发上市的企业大幅增加有关。Wind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市的医疗保健公司有56家,募资总额达到871.74亿元人民币,仅次于两大巨头齐聚的电信服务板块,见下图。

  不过,有破发,定然也有表现超群的新股。首日涨幅最大的五只新股是纳微科技(688690.SH)、科德数控(688305.SH)、力量钻石(301071.SZ)、读客文化(301025.SZ)和复旦微电(688385.SZ),开盘涨幅分别达到10.52倍、8.32倍、8倍、8倍和7.59倍,信息科技和半导体占了大部分。

  涨跌幅最大的两张数表可见,涨跌幅最大的新股都集中在科创板和创业板,这是因为两个板块的涨跌幅限制较为宽松,而且上市公司均为科创企业,尚未形成非常成熟的盈利模式,投资者的看法分歧较大。

  此外,市场风格的转向也较为明显,对于信息科技和半导体板块的喜盈于色,对于医疗科技高估值的挑剔,或正反映了市场当前对于行业前景的预期。

  2018年、2019年和2020年,港股市场是全球最为重要的IPO募资市场。单单一个地区市场,募资规模已可与A股市场两家主板交易所、美股市场两大交易所纳斯达克与纽交所合起来分庭抗礼,这主要得益于港交所早几年推出的上市新规:容许未盈利生物科技公司、同股不同权公司以及第二上市公司赴港上市。

  2021年,港交所依然是中概股回归、中资股远望国际资本市场的重要桥梁。对比于过往,港股市场的成交规模已见大幅提高,一方面是沪深港通互联互通的深化,另一方面是国际资本的持续流入。

  但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港股市场的体量在扩大,资金的增量似乎并未跟上,或主要因为对大型互联网企业的监管不确定性,让观望资金迟迟未敢落子;另一方面,美股屡创新高也吸走了大部分的资金,港股市场成为了最失落的市场。

  腾讯自选股APP的数据显示,近一年合共94只新股,首日破发的有43只,占了45.7%,平均首日涨幅仅10.89%。

  相较而言,美股近一年上市新股的平均首日涨幅达到23.23%;A股的普通新股平均每签获利1.67万元人民币,创业板新股平均首日涨幅达219.34%,科创板新股首日平均涨幅达190.69%。

  从募资规模来看,今年港股市场最大型的IPO分别为快手-W(01024.HK)、分拆自京东集团(09618.HK)的京东物流(02618.HK),从美股市场回流的百度集团-SW(09888.HK)、哔哩哔哩-SW(09626.HK)和小鹏汽车-W(09868.HK)。但是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小鹏汽车因为新能源汽车的概念而得到了市场的嘉奖外,其余的大型互联网科技股表现并不理想,上市以来累计跌幅超34%。

  2021年全球募资规模最大的五家IPO,分别为Rivian、即将上市的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快手和韩国电商Coupang,中资企业占了三家,显见中资企业依然颇具经济活力。

  从三地IPO市场的表现可以看出,赢面资金仍钟爱美国企业。而大洋彼岸的亚洲资本市场整体表现未及美股,中资企业的表现更远远落后,主要原因或与年初中资大型互联网科技股见顶,其后监管措施加强有关,这改变了市场对于国内大型互联网企业的估值方式。

  随着监管措施的落地,这些大型互联网企业前景的不明确因素在逐渐消散,但对比于监管前,这些企业的估值应会遭到下调,因为之前支持其正面增长的乐观条件已有了折让。

  至于这个折让值是多大,市场其实并不清楚(包括拥有许多资源去探测大型互联网企业底线的国际投资机构),既没有历史的借鉴,也缺乏对前景进行预测的明确指引——连这些企业自身也不知道下一步会受到怎样的影响,只能在既有的要求下合规运营。

  在未来几个季度,市场将会根据这些大型互联网企业的实际业绩表现去修正自己的预期值,当业绩表现超出预期时,这些企业的估值将获得提升,反之亦然,一切取决于假设条件与实际情况的差距。

  IPO市场的表现也是如此,前文已经分析过,美股市场IPO有近一半的资金用于SPAC。无限流动性让美元资金成本偏低,SPAC闲置资金如何使用也就变得无所谓。但是,最近美联储立场已变得坚定,流动性收紧的速度可能较预期快,这将促使资金成本上升,资金对于投资标的的收益率要求将提高。

  美股三大指数已一再创下历史高位,进一步上涨的空间有限,而下跌风险却在增加,大家都知道美股市场终有一跌,只差确切的时点。所以在美股高位,资金将变得警惕,不太可能再盲目追高,而二级市场的估值变化,将传导到一级市场,投资者对于新股的评价与估值衡量将变得谨慎。

  这时候,监管措施落实而释出了不确定因素、股价已调整到位,同时最新业绩显示情况并没有预期那么糟糕的中概股,有望重新获得逐利资本的青睐。

  也就是说,2021年人气高涨的美股其实在累积风险,而估值不断下探的中概股/中资股反而在增加折让。

  不过,由于美股市场的太多不确定性,笔者认为会有更多中概股选择回归港股甚至A股市场,而那些从美股调整的考验中幸存下来甚或获利的资金,将转到估值偏低、利润前景更佳的市场——经济活力强劲的中国,A股市场以及估值偏低的港股市场或能重获国际资金的欢心。

  总之,2022年将是一个新的开始,随着形势的变化,包括美股估值趋高、流动性将收紧、国内互联网企业新发展模式的形成、产业形态的变化等等,全球新股市场将呈现另一番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