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财经资讯 >

汉字原本是一个富矿-中新网

发布日期:2020-05-22 02:15   来源:未知   阅读:

  对许多人来说,识字是基础,够用即可,认得字多并不能说明你的学问有多高,可是识字的多少,真的与学问无关吗?何况有大学问家穷其一生,就为了识出几个字,他们把文字当作一生的学问与职业,如果你能够考证出几个甲骨文字,你就不是一般的人才了,看看王国维,罗振玉、董作宾,都是学问一流的大家。

  牙牙学语,就开始学讲汉语,发蒙幼童,就开始学写方块字,从幼儿园到大学,我们都在学认字。可是有一天,一个刚入学的孩子突然问“?”字怎么念,因为他们班一个同学的名字中正好有这个字,我脑子突然一片空白,孩子得意地说念“yáo”,我想是他们老师专门在课堂上讲过这个字,回来故意考考以文字为职业的叔叔。

  当然,我并不认为没认出这个字而否定自己的职业生涯,也不认为即使正确念出来而自以为学问有多深,因为在浩瀚的中文文字海洋中,还有一大部分字我都认不出来,比如?(lù),?(dàng),谂(shěn),?(yì),?(huò),?(yáo),蕈(xùn),?(bìng),?(dá)等,我只是觉得,在一个刚刚启蒙的孩子眼中,曾经以读书为荣以读书为多的叔叔形象,是否因此而矮化不少,也让我重新思考作为识字的本来意义,认字真的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吗?

  对许多人来说,识字是基础,够用即可,认得字多并不能说明你的学问有多高,可是识字的多少,真的与学问无关吗?何况有大学问家穷其一生,就为了识出几个字,他们把文字当作一生的学问与职业,如果你能够考证出几个甲骨文字,你就不是一般的人才了,看看王国维,罗振玉、董作宾,都是学问一流的大家。

  五四新文化运动,白话文狂飙突进,作为传统文化代表的汉字也受到批驳,一些激进的学者甚至提出要废除汉字,改为拼音文字。钱玄同认为,传统汉字与现代文化格格不入,无论研究还是教学,都要采用拼音文字,而汉字只为看古书之用。瞿秋白也认为要写真正的白话文,就一定要破除汉字采用罗马字母。在一个古老国家的现代化转型之初,要打破封建专制文化铁板一块的时代,提出一些过犹不及的主张,是可以理解的。当然也有一些理性的学者如赵元任提出不同意见,他当年曾写过《施氏食狮史》:

  石室诗士施氏,嗜狮,誓食十狮。施氏时时适市视狮。十时,适十狮适市。是时,适施氏适市。氏视是十狮,恃矢势,使是十狮逝世。氏拾是十狮尸,适石室。石室湿,氏使侍拭石室。石室拭,氏始试食十狮尸。食时,始识是十狮,实十石狮尸。试释是事。

  全文就一个音,用汉字就形象地记录了一个有趣的故事,这说明汉字博大精深,能够通过字形把发音相近的字都区分开来,一看即明白。可是如果用汉语拼音来记录这个故事,就会让人看得一头雾水,分不清东西。

  汉字博大精深,许多字的背后都有其深厚的文化意韵,经过几千年历史的不断浸润,甚至包括字面的误会,都构成了其丰富的宝藏。

  我国台湾作家张大春曾写过一本《认得几个字》书,以渊博的文字学功底、浓厚的人文关怀,让这些汉字重新焕发出鲜活的生命力,书中提出到特殊的语境和误会是怎么改变一个人对某个字的固定认识,饶有趣味又发人深省。

  比如“识荆”这个词,张大春列出四个意思让人选择。1、荆人、拙荆都是指妻子,识荆就是初次结识自己的妻子之时。2、与人初次见面。3、发现别人的缺点或者拙劣之处。4、认识草木名物,引申为格物博学之意。

  一般熟悉古文的人都知道,荆人、拙荆都是指妻子,许多人想当然地认为,识荆当然就是初次结识自己的妻子之时。张大春以他的亲身经历来谈对这个词认识。他说,“我的父亲跟人介绍其母亲的时候从来都说这是我‘家里’,而不说这是我太太。他认为称自己的妻子为太太是一种僭越、托大。后来读了点书,才明白,称妻为家里是宋代人就有的习惯。而父亲给人写信提到母亲,自然也不会写我太太我老婆,他都写‘荆人’‘拙荆’。但是从我认得了‘荆’这个字以后,它就跟‘母亲’‘中年妇人’甚至‘眷村里走来走去的妈妈’分不开了。”

  荆之为妻称,大约是从荆权布裙而来,这个词最早出现于六朝,也是在宋人语言环境中才熟极而流的一个成语。或许此字在作为“某人之妻”这个意义上已经死了。张大春说,“可是,对我而言,这个字有妈妈的味道。它是我生命中一个形象活跃的字。所以我自己在乍读‘识荆’二字的时候,会想到初次结识自己的妻子。这当然是一个错误的答案,在这个答案里,埋伏着我最早接受的伦理教育。在纸上放大了写下那个‘荆’字的时候,父亲是这么说的:‘得是个大人物的老婆,オ称得起太太呢。’”

  “识荆”这个词,本是指久闻其名而初次见面结识的敬词,名出大名鼎鼎的李白《与韩荆州书》,“白闻天下谈士相聚而言曰: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但是张大春却因为自己的特殊经历而读出的“妈妈的味道”,足见汉字的丰富多样性,也正是这种每个人的不同经历,赋予了汉字的丰富的内涵,有的被流传下去,就增加了其新的含义。

  几千年的汉字是一个富矿,其背后是千年文化的积淀与传承,而认字并不是一件那么简单的事件,值得我们认真对待。(海舟 作者系文化学者) 【编辑:田博群】